凌狼达尔

感谢看了不才作品的你。

薰千圣学家(自称)的毕业论文(暂时)

我暂时毕业了。嗯,欢迎随意对这篇不正经的东西发表感想。 ​​​

  热烈庆祝薰千圣终于迎来幼年活动,所以本薰千圣学家(自称)也要暂时性毕业一下,把关于薰千圣的认知整理掉。实际上只是篇浓缩了本人所看所想只有结论没有过程的“论文”,因为两年来想得太多,没有什么精力逐句分析,而且如果要看我细写不如自己找剧情研究就是了。我需要写这种东西梳理清楚她们在我心里的形象与定位,愿意点进来看的你——非常感谢。感谢你看了我这种形式下的心中的她们,明明不是同人文,也真好意思呢(笑)

  前半部分以前发过,看过的朋友可以跳过。

  本人喜欢濑田薰和白鹭千圣的过程是相当曲折。25个人不说全部厨,除去这两个人,其他人的魅力都还算比较简单就能感受到,这两个人,不行。完全不行。虽然我才玩游戏不久就被濑田薰迷住了。为什么,长得好看啊!在不了解的时候我就这么肤浅!我这没半桶水的日语阅读能力是玩邦邦很久之后才有的,是把地图上所有的对话,活动剧情都看过后慢慢成长起来的。重点是什么呢,重点是稍微看懂之后我发现濑田薰是笨蛋。那时候对她的认识,就是“喜欢强行装逼的笨蛋”。搞不清知名作者的性别还要滔滔不绝,不说花音我都尬。莎士比亚的名言?为什么要说这个?与正在发生的事情有关联吗?米歇尔里面就是美咲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不懂?!……那时候真的想了很多次官方就是要弄这么一个笨蛋啊,结果事实证明笨蛋是我。闪光点她有,还多得很。婚纱回随意几句话使沙绫镇定下来,露出笑容;怪盗回十分配合地逗こころ高兴,儚世回还成功开导了千圣。而且那次剧情有人翻译,于是我终于发现她说的名言正好都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就是有些费解。情人节说收到一卡车巧克力,马上开始考虑白情怎么给几乎全校女生回礼。白情回那细心准备礼物、认真练习的样子,对不起我先沦陷一个。还有一个点,こころ初始三星卡面,个人看来薰看向こころ的那个表情简直可以用无奈又纵容来形容。有人说她只是在儚い而已,但我认为是,纵容。乐队剧情我没记错的话,薰正是被こころ传递笑容的想法打动,从而加入hhw。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时间点几乎都在儚世回后,当然除了白情回。我开始觉得这个人实际上可能意外细腻,并且只要不出什么事,就陪着こころ和はぐみ闹,毕竟大家最后都很开心。虽然美咲过了很久才愿意敞开心扉,才意识到hhw的重要性,才接受了米歇尔,终究目的是达成了。hhw二章和儚夜回,她开导美咲可说是曲折婉转循循善诱最后美咲焕然大悟直言“薰さん意外地敏锐呢”。她不仅意外地敏锐,她还展现了善于引导的一面。你需要想清楚自己究竟希望什么,心里的愿望是什么,哪里做错了,哪里该妥协,哪里该坚持。她的建议,是拐弯抹角地坦言自己反而需要你为她解惑,最后让你感受到你的问题其实也一样,换个角度便能得出答案。她是一个,能根据你的希望来给出结果的人。

  白鹭千圣。千圣小姐啊……一开始她对待薰的态度简直让我开了眼界啊……这个世界还有?能怼?濑田薰?的女孩子?你好特别啊而且还是她的青梅竹马?别说还挺女王大人的——这样。也就这样。pp乐队剧情我在17年11月左右才补完,或许是太沉重了不怎么喜欢?总之千圣在那时的我看来,是演艺圈的老油条。功利心和目的性都很强,说游刃有余却又不尽然。自以为看多了人情世故,对新人彩的热情不屑一顾。有人说彩是热血漫里的主角,千圣就是她的对手,这个说法实在很有趣,也很正确。千圣这个人其实很容易被打动,故事后期staff持续犯蠢,千圣不忍了,直接翻脸。同时也很容易敞开心扉,非常渴望有来了解自己的人,花音的存在和花开回都可以证明这点。她一直好像足够游刃有余,对人保持距离,实际上真的,完全没有身为一个久居演艺圈的人的克制。这么认为的理由?你把她和花音、彩、薰放在一个队伍里?给你表演百面相。单从待人角度,我完全可以想像热情奔放、率直的小朱丽叶。坚强、好学,目标坚定。说到底即使从小待在演艺圈,她还是有很多没改变的地方,依旧保持着自我。虽然“自我”被埋藏得很深,只要有人帮助,就能让你见识富有魅力的真正的她。和花音去cafe店时的她,是更沉稳,坚定,脚踏实地的她。

  然后到薰千圣这对cp。其他之前的——也就是儚世回,大家都知道,最近一次值得吹的地方我认为是pp二章。说千圣有什么烦恼,我肯定想到她会去找花音商量——只是虽然经历了儚世回,我觉得她遇到麻烦,可能最想要的还是花音的支持。毕竟花音出现的时间点很特殊:初中,白鹭千圣是名人,孤身一人,无人敢靠近。花音和这样的她交朋友了,那么无论什么样的白鹭千圣,她可能都看过。千圣其实还是不喜欢对薰示弱——这是我的认知。但她这次遇到烦恼,约的却是薰。人遇到麻烦时会首先想到能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的人,而她遇到的问题正巧让她想到了薰。是了,她虽然不承认自己是朱丽叶,但她承认薰是罗密欧。她依旧不喜欢在薰面前示弱,还想能带领薰前进,实际上问题就是不知不觉中她也开始依靠薰了。她很明白,所以,找了应该能解决自己问题的薰,而非花音。花音亦可能提出不错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可能。单从她最后找的是薰这方面来说,她需要一个更了解“自己”的人。千圣有没有对花音说过自己小时候的事我无从得知,问题是即使说了也肯定不全面,比如她就不会对花音说小时候最重要的朋友かおちゃん;但薰百分百了解小时候的她。朱丽叶需要罗密欧在来保持或者说重新认识自我,她需要她带来信心。但既然她还是不喜欢依靠薰,就造成了她可以大大方方告诉麻弥“某种意义上,她是我的罗密欧”但不会告诉薰的情景出现;被薰帮助后又嫌她多嘴;麻弥问要不要邀请薰来看演唱会,腹黑地回答“还有名额的话”。地图上的对话就更不用一一举例了。

  薰:你倔犟的样子我也非常喜欢啊!!!(被打)

  最后我还是要提儚世回的三星千圣。好像挺多人不是只吃那个卡面剧情的糖就是觉得最后千圣和薰的对话莫名其妙,老实说我是看得快哭了。千圣明显就是在告诉薰“我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了,我选择作为大家喜爱的白鹭千圣走下去”;又或者在隐约表达“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虽然不喜欢,但我也是”的意思。薰很快领悟到这点,仍然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她,并且在最后以“千圣”而非“ちーちゃん”称呼她;pp二章开导完千圣,对千圣提出重点“我很期待你会做什么梦”并继续以“千圣”称呼她。这点真的……相当尊重千圣,然后我一边胃痛一边对濑田薰这个人的敬佩又上一层楼。但是!你以为薰存在的意义就到此为止吗?!千圣还是有动摇的。并且!薰也没说要千圣变回ちーちゃん。把过去拥有的和现在拥有的一起带着前进,这才是薰希望看到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说自己只能作为白鹭千圣活下去~却又不喜欢濑田薰是现在的濑田薰~不得不说真是相当任性的女王大人。实话说……哪天官方给一个她俩做主角但不是演戏为主题的活动,“铁壁的微笑”和“大家的王子大人”才能把真正的模样展现出来吧。

  这也就是青梅竹马的与众不同之处。互相知道揭不过的黑历史,又互相帮助着前进,这份感情不说加强,减少是不可能的了。

  

  ——以上是我去年写的感想。不得不说被推翻的地方似乎还挺多?那么,正题。我现在才算真正明白女生们为什么喜欢给薰送巧克力。虽然确实提过无论品相如何都会得到她的赞美,都不会被打击,有的只有被给予鼓励,从憧憬之人那里得到信心。

  当然因为她本身就很温柔。可真正的原因根本就是她怕了最好的朋友压抑的痛哭,而她说不出任何鼓励的话语。

  她不能忍受懦弱的自己,或许曾想过很多次“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反驳回去呢”

  语言不能再继续贫乏下去,那使自己连向她传递心意都做不到,只能看着她独自坚强。直到初中终于与保护美的王子相遇,知道自己有能力达成渴望之事。

  想要站在憧憬之人身边,走同样的道路是最好的选择。

  而对这条路从小抱有恐惧的千圣在看到薰走上与她相同的道路后,感到愤怒。

  你也要变得和我一样不能自由地哭和笑吗?

  临时专门为千圣小姐来开个大胆的脑洞吧,临时想到的。那就是:对于同行,对于随意给她演绎的角色下定义的人,在无法了解对方为人之前,若千圣一律以“虚假”论处。这句话是否真心?打量我的眼神是否以我演绎的角色为基准?话语里包含了多少弦外之音?

  在这样的环境里,好似不谙此道的花音,演艺界新人彩,挂着不熟悉笑容游走的薰……

  如果是看到这里的你,觉得谁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呢?

  看到这里的你,不知道是否会与我一样,突然感觉即使是幼年,ちーちゃん同样没有过多地向かおちゃん显露弱势、寻求帮助。

  而唯一一次痛哭,かおちゃん错过了。

  一努力,又好像跑到了与ちーちゃん期望相反的地方。

  或许千圣认为薰的存在是自己最后一点无力的反抗,却依旧因为自己的错而被命运打败。

  或许两人在那场意外再会后有过交集聊了天,但却让千圣无力感更甚。

  因此,不想见薰。

  但你知道的。“只不过正巧是青梅竹马”,骨子里会恐惧,惹急了会生气的千圣,这句话对她而言真的是“正巧”那么简单?

  她无法不在与薰交谈后,进一步坚定自己的道路。

  她会承认自己需要薰。

  只不过,恐怕千圣已经不记得自己情急之下说出的“つまり、そういうことさ”了吧。

  无论事情大小,关于她的一切薰都会记住,要演剧也只想契合千圣演过的感觉。

  而我敬佩且喜欢的千圣小姐也把我敬佩与喜欢的点坚持下来了。“我永远都是你知道的那个白鹭千圣,而希望你作为‘我最好的朋友かおーちゃん’,‘大家憧憬的濑田薰’,‘更棒的演绎者’一直努力下去”。

  薰回答“请回忆起当初的誓言”。

  我是我,你是你。

  这是肯定的,这也不冲突。

  千圣觉得,“我已经不再执着于区分这一切”。

  但还是逃不开的,微妙地“区分”了三种薰。

  逃不开的,无法给薰的来电设置照片。

  虽然千圣依旧没有理解薰的意思,但她还是开始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了。她不再执着于那点索求,用上了薰的口癖。
        虽然无法给薰的来电设置照片,但她也没有一股脑地把最喜欢的かおちゃん的照片贴上去。

  “没有这个词就不能和现在的你对话”。

  这倒是稍微让我感到难过。

  但“希望不要成为习惯”

  这代表未来。

  而终于被千圣接纳了的薰……

  她的反应,是多么可爱啊。

  没有名人名言,只有被千圣认同的“儚い”。

  面对千圣,薰仍旧是不善言辞的。

  小时候错过了安慰千圣的机会,直到现在也只能强调“我是我,你是你”。

  这说不定,就是かおちゃん没有说出来安慰。

  你就是你,那个温柔强大又帅气的你。我永远喜欢的都是你。

  我想她不会放弃强调这一点直至千圣领会,稍微让人欣慰的是她在千圣需要她的力量时给出不同的解读。

  不是be,也没有he,她们只是认认真真地展望未来,顺便和解了过去。她们不为对方拼命,她们清楚自己的职责。但你知道她们赢在哪吗?千圣是薰的初心,奠定了薰会走上的道路;千圣从薰那里得到温柔与温暖,更加坚定信念,更坦然地接受眼前的历练。かおちゃん给予ちーちゃん理解的温柔,ちーちゃん给予かおちゃん强大。如今薰长成了能给予千圣强大、让她依靠的存在,千圣亦回报给薰自己开始愿意理解她的温柔信号。“因为有かおちゃん在”,“因为和ちーちゃん一起”。青梅竹马啊!就是感情如小溪般细水长流,湖的广阔海的磅礴都可以超越它,比它更用力地宣扬自己的存在。已经定型的感情还需要去大声宣布吗?不需要。彼此心知肚明。

  小女孩长大了。

  长大的小女孩,或许依旧只想当个给你带去梦的小精灵。

  逃离孤独的街道,为了自由。
      
  

  我很想知道“孤独的街道”的完整剧情。

  我也想知道剧情开头为千圣设置的台词意味着什么。舍弃过去?说不定那部剧里的这个角色也做不到这一点。

  论文到这里终于结束了,好像挺乱的,也一定很多地方没提到。特别是千圣吧,我其实一点都不懂她也说不定。但那些部分就留到同人再提不也挺好(笑)

  我只是不做些什么,心里就空荡荡的。

  感谢你看到这里。

  那么,静待下次爱的爆炸。

       补充:薰从未把千圣当作需要保护的柔弱公主。她希望自己能在千圣受到伤害时挺身而出替千圣分担一些,只是这样而已。
       对于濑田薰而言白鹭千圣是什么?可以说是指引她走上王子之路的巨大存在。是尊敬的前辈,是她践行王子之路的标准。王子那段台词怎么说的?“我看得懂你的美,我解开这份误解,我以王子的身份捍卫美与正义。”
       她为了千圣决心成为这样的人,可她难道不是从头到尾都知道千圣不是需要她那样保护的公主吗?
       她为千圣的的决意献上誓言,那是“你需要,我才会出现助你一臂之力”的誓言。
       我再次提起pp二章,轻声细语提醒千圣“该试着做梦了”的薰。这是她的温柔,她的守护。
       她当千圣是柔弱公主?难道要她践踏千圣的决心吗?
       再请回想一下这次以“双骑士”为名的标题,告诉我,骑士是什么。
       你不能小看邦邦里任何一个女孩子,绝对不能小看白鹭千圣。

薰千圣学家(自称)的碎碎念

是的在下不写文跑来碎碎念占tag了。求不打,求讨论。不讨论也可以总之求不打。

产生了有点莫名其妙的疑问

WEGO薰的衣服是兰选的,那千圣呢?

总不可能是多英吧

更不可能是千圣自己吧

工作人员?

可那次四格的题目是“朱丽叶大意了”诶

所以大意的地方是……?

千圣还说了“就是因为这样今天才特别不想见你”

但是一开始明明就是很惊讶薰也在的样子……

而且为什么还要急着解释衣服?为什么?官方也不好好解释完。

仔细想想这个态度真的很奇怪一开始听到日菜的名字还在惊讶日菜怎么会在这里转眼看到薰就开始慌张想解释衣服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吵闹的薰打断接着就说“因为这样所以今天不想见到你”???

难道千圣你是特意挑着薰不会去的时间点去穿衣服照相?结果到了那里发现薰在于是躲薰计划宣告失败?

(到这里就有《白鹭千圣想让她明白》那篇出现了。)

个人喜欢濑田薰和白鹭千圣的过程也是相当曲折。25个人不说全部厨,除去这两个人,其他23个人的魅力还算比较简单就感受到了,这两个人,不行。完全不行。虽然濑田薰,我才玩游戏不久就被她迷住了。为什么,好看啊!在不了解的时候人就这么肤浅!我这半桶水不满的日语阅读能力是玩邦邦很久之后才有的,是把地图上所有的对话都看过后慢慢成长起来的。重点是什么呢,重点是稍微看懂之后我发现濑田薰是笨蛋(。)那时候对她的认识,就是“喜欢强行装逼的笨蛋”。搞不清知名作者的性别还要滔滔不绝,不要说花音我都尬。莎士比亚的名言?对不起我一句看不懂。米歇尔里面就是美咲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不懂?!……那时候真的想了很多次是不是官方就是要弄这么一个笨蛋啊。虽然事实证明笨蛋是我。闪光点她有还多得很。婚纱剧情使沙绫镇定下来,怪盗剧情逗こころ高兴,儚世那次还成功开导了千圣,而且那次剧情有人翻译于是我终于发现她说的名言正好都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就是有些费解。情人节说收到一卡车巧克力,就开始考虑白情怎么给几乎全校女生回礼了。那细心准备礼物,谨慎练习的样子,对不起我先沦陷一个(。)还有一个点,こころ初始三星卡面,个人看来薰看向こころ的那个表情简直可以用无奈又纵容来形容。可能会有人说她只是在儚い而已,但我看来她就是在纵容こころ。乐队剧情我没记错的话,薰正是被こころ传递笑容的想法打动,从而加入hhw的。意识到这些的时间点几乎都在儚世剧情之后,我开始觉得这个人实际上可能意外的细腻,并且只要不出什么事,就陪着こころ和はぐみ闹。毕竟大家最后都开心了。虽然美咲过了很久才开心,才意识到hhw的重要性,才接受了米歇尔,终究目的是达成了。hhw二章她开导美咲那段,真的太有前辈样我可能除了嚎叫其他什么也做不到了。唯一可惜的是我感觉薰很清楚美咲和米歇尔的关系,只是随着こころ闹所以不戳穿,但官方表现得云里雾里,我又不敢肯定。但敏锐且细致是毫无疑问的了。开导人也很有一手。

白鹭千圣。千圣小姐啊……一开始她那个对待薰的态度简直让我开了眼界啊……这个世界还有?能怼?濑田薰?的女孩子?你好特别啊而且还是她的青梅竹马?别说还挺女王大人的——这样。也就这样。pp乐队剧情是唯一没有人汉化完投b站的,而我也是去年11月左右才耐着性子补完了。千圣在那时的我看来,是演艺圈的老油条。功利心和目的性都很强,说游刃有余却又不尽然。自以为看多了人情世故,对新人彩的热情不屑一顾。有人说彩是热血漫里的主角,千圣就是她的对手,简直大正解。大正解又如何了?说明千圣这个人其实很容易被打动。后期staff持续犯蠢,千圣不忍了,直接翻脸。同时也很容易敞开心扉,非常渴望有来了解自己的人。花音的存在和花开剧情都可以证明这点。她一直好像足够游刃有余,对人保持距离,实际上真的,完全没有身为一个久居演艺圈的人的克制。这么认为的理由?你把她和花音、彩、薰放在一个队伍里?给你表演百面相。不从cp角度单从待人角度,我完全可以想像热情奔放、率直的小朱丽叶。占有欲有点强、好学,目标坚定。说到底即使从小待在演艺圈,她还是有很多没改变的地方,依旧保持着自我。虽然“自我”被埋藏得很深,只要有人帮助,就能让你见识富有魅力的真正的她。和花音去cafe店时的她,是更沉稳,坚定,脚踏实地的她。要说我觉得这个人物的魅力所在,除了偶尔流露的真性情,就是强大的职业精神了。

然后我还要吹爆薰千圣这对cp。其他之前的大家都知道,最近一次值得吹的地方我认为是pp二章。说千圣有什么烦恼,我肯定想到她会去找花音商量——我不杂食。只是虽然经历了儚世,我觉得她遇到麻烦,可能最想要的还是花音的支持。毕竟这个人出现的时间点很特殊:初中,白鹭千圣是名人,孤身一人中,无法与别人很好的交流。花音和这样的她交朋友了,那么无论什么样的白鹭千圣,她可能都看过。千圣其实还是不喜欢对薰示弱——这是我的认知。但她这次遇到烦恼,约的却是薰。人遇到麻烦时会首先想到能帮助自己解决问题的人,而她遇到的问题正巧让她想到了薰。靠,是了。这点。我怎么才想到啊!!她虽然不承认自己是朱丽叶,但她承认薰是罗密欧。她依旧不喜欢在薰面前示弱,还想当能带领薰前进的姐姐,实际上问题就是不知不觉中她也开始依靠薰了。她很明白,所以,找了应该能解决自己问题的薰,而非花音。花音亦可能提出不错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可能。单从她最后找的是薰这方面来说,她需要一个更了解“自己”的人。千圣有没有对花音说过自己小时候的事我无从得知,问题是即使说了也肯定不全面,比如她就不会对花音说小时候最重要的朋友かおちゃん;但薰百分百了解小时候的她。朱丽叶需要罗密欧在来保持或者说重新认识自我,她需要她带来信心。但既然她还是不喜欢依靠薰,就造成了她可以大大方方告诉麻弥“某种意义上,她是我的罗密欧”但不会告诉薰的情景出现;被薰帮助后又嫌她多嘴;麻弥问要不要邀请薰来看演唱会,腹黑地回答“还有名额的话” 。与花音去cafe那次,拼了命嫌弃薰和美咲和彩的跟踪行为。但这个嫌弃,冲着薰去的居多。归根结底,她还是不喜欢对薰示弱,对薰真的,相当倔犟。

薰:你倔犟的样子我也非常喜欢啊!!!(被千圣打死

最后我还是要提儚世三星千圣。因为好像挺多人不是只吃那个卡面剧情的糖就是觉得最后千圣和薰的对话莫名其妙,老实说我是看得快哭了。千圣明显就是在告诉薰“我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了,我选择作为大家喜爱的白鹭千圣走下去”;又或者在隐约表达“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虽然不喜欢,但我也是”的意思。薰很快领悟到这点,仍然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她,并且在最后以“千圣”而非“ちーちゃん”称呼她;pp二章开导完千圣,对千圣提出重点“我很期待你会做什么梦”并继续以“千圣”称呼她。这点真的……相当尊重千圣,然后我的胃也痛得不要不要的……但是!你以为薰存在的意义就到此为止吗?!千圣还是有动摇的。并且!薰也没说要千圣变回ちーちゃん。把过去拥有的和现在拥有的一起带着前进,这才是薰希望看到的——好吧我说过头了这是我的希望。薰嘛……我就是觉得她会这样想!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说自己只能作为白鹭千圣活下去~却又不喜欢濑田薰是现在的濑田薰~不得不说真是相当任性的女王大人。实话说……哪天官方给我一个她俩做主角但不是演戏为主题的活动,“铁壁的微笑”和“大家的王子大人”才真正把小时候的模样展现出来。

所以说,幼年薰千圣很重要……

再说句颇私心的话,就像谁先动心谁就输了那样,笨拙又很喜欢薰的千圣其实很容易输。只要她发现了她就输了。为什么不是薰输?因为她有耐心等千圣发现。一旦千圣发现了,那千圣就会主动展开隐秘又积极攻势。请问薰怎么输?

(在下又被千圣小姐爆头了

(我告诉你这样的薰千圣完全存在。倒不如说我分析了这么多,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这也就是青梅竹马在我心里的与众不同之处。互相知道揭不过的黑历史,又互相帮助着前进,这份感情不说加强,减少是不可能的了。当然,官方都会大力推广就是,WEGO联动就是个好证明。这官方总在我觉得他不会发薰千圣粮时救活我,那我勉为其难还是信他吧。我真的攒星等薰千圣活动四星了,没有足够的星星到时候绝对后悔到家。

白鹭千圣想让她明白

*过个四五天还有薰相对应的一篇。日常短小不精悍。

  与“WEGO”的合作,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了。

  白鹭千圣站在更衣室里看着属于她的衣服,小空间无言的空气持续将近五分钟,还是在凝结之前被一声长长的叹息打破。

  衣服上印着的英文,确实是“JULIET”吧。
  
  外面在和美竹兰交谈的,也确实是濑田薰吧。

  她像个闹别扭的孩子,把脸埋在衣服里晃动着,发出不满的声音。

  没有人会听见的。所以只是稍微这么一下下,让她抱怨抱怨最麻烦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吧。

  不想穿着这件衣服出现在濑田薰面前,因此试着挑了个可能会错开的时间,然而计划还是失败了。

  不能逃避工作的现实令白鹭千圣郁闷,新衣服的气味加重了不愉快的程度。正当这不妙的状态愈演愈烈,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千圣前辈?千圣前辈在哪里~?”敲门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拖长的呼唤,是花园多英。“啊,”白鹭千圣有些慌张,她没料到有人看到她进了更衣室。“这里?是这里?”机敏的小兔子听到声音,准确无误地敲响了门。“多英ちゃん……等一下,我马上就好。”担心对方有闯进来的意思,白鹭千圣三下五除二换好了衣服。出来之后一直被花园多英用探究的眼神盯着,饶是千圣舞台经验丰富也有些遭不住:“多英ちゃん,怎么了?”

  “千圣前辈,跑过来的吗?”“诶?坐车喔?”“脸很红,没关系?”“因为……因为今天很热!”说着还用手当扇子扇了扇。“嗯,出了太阳暖暖的,实在太好了。”花园多英应了她蹩脚的借口,哼起不知名的欢快小调。

  白鹭千圣努力使自己的思绪集中在马上就要见面的薰身上,不去想多英是否发现了什么。

 
  “才见面就让我帮忙挑选衣服什么的……于是按照日菜さん的感觉来搭配了。”走到近处听到美竹兰这样说着,白鹭千圣忍不住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诶?日菜ちゃん……”的感觉?那是……“千圣……?”略带颤抖的声线将她的注意力带回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身上,当下最不想见面的濑田薰眼里闪着小星星看着她……的衣服。

  “等一下,这个是……”“啊啊!惹人怜爱的朱丽叶!这件衣服实在太适合千圣你了!”“不、不要在过道上这么大声!所以今天额外不想见你……”

  话音未落,濑田薰又转过身去背向她,与白金燐子打起招呼。千圣脸上顿时没了表情,沉默地走到一边,注视着气场比平时更强的濑田薰。

  
  她忆起小时候的濑田薰。

  每当她换了新裙子,小濑田薰就会绕着她跑一圈,然后眼睛闪烁着星星夸她漂亮。不仅如此,熟悉的大人或者玩得好的朋友看过来时,小濑田薰还会主动兴致勃勃地问对方“ちーちゃん今天换了新裙子!漂亮吗?”

     不是别人,而是只看向自己。

  她就是那个人心里独一无二的宝石,无可替代的光辉。

  她惊讶自己的心情如此不受控制,更惊讶自己完全不讨厌这份心情。

  想让濑田薰明白这份心情的愿望已无比强烈。

雨过月光

  轻手轻脚地推开大门,缓缓拔出钥匙的时候才意识到客厅的灯亮着。
  
  那个人果然缩在沙发上,脑袋无规律地点着。
  
  习惯性的叹气,虽然老实说,这个场景是冲淡了不少疲惫,不过同时也增加了些许不满。
  
  快步走上前,手扶住肩膀,正准备出声呼唤,却突然被拥入那个熟悉的怀抱。
  
  “晚上好……”“晚上不好。为什么不到床上去躺着?”“这样可以第一时间抱到你……”“给我上床去等。”“唯独你没有资格说我。”被抱紧了,下意识的想低头对上视线,结果先对上的反而是温软的嘴唇。“晚上好,欢迎回来。”那个人朦胧的眼睛万分满足地笑着。“……晚上不好,我回来了。”
  
  工作很累,所以巴不得直接在浴缸里睡过去。但先不谈生命安全,只要时间稍微过长那个人就会想冲进来。即使是现在这种疲惫的状态,也像设了报警器似的,总能适时的敲响浴室门。安慰自己说床肯定比浴缸舒服,好不容易搞定之后打开浴室门,那个人站在外面抬着手,看样子正要敲。
  
  一声不吭地望着那个人,对方立刻转移了目光:“稍微有点久了所以……”也诌不出什么所以。惹笨蛋纠结非常浪费时间,但因为是自己招来的,所以只能自己解决。要笨蛋解决肯定不比站着睡着容易。主动搂住脖颈,无视染上红色的脸颊与加快的心跳,语气平淡:“要一直站在这里吗?”
  
  “……不。当然不。”被抱起来了,小心翼翼,一手支撑脖子,另一只手则是腿。没有人能解释,同为女性,身高和力量,差距如此之大的理由。她的手顺势搂住脖子,把头埋在脖颈处,嗅着双方身上相同的香味,手上力道也渐渐加重,努力揉乱从不低调的紫发。这颜色太耀眼了,从前是,现在更甚。这样逆着光,逆着光顺从地被她掌握在手里,垂到脸上,深沉柔软的黑紫,与她截然相反的颜色。她突然不困了,手不肯放开,像懒洋洋的树袋熊挂在树上。那个人疑惑着,低头在她身上闻了闻,然后皱着眉,盯着觉得痒痒要笑出来的她,试探性道:“喝酒了?”
  
  “怎么会。”“有酒气。”“不可能,都洗过澡了。”让反射弧跑了一会儿才明白自己露馅了,不由得瞪起眼睛来。对方哭笑不得,却又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傻样。“一点点,只是和彩ちゃん她们的聚会而已。”“嗯,麻弥有发信息给我。”回应着,并抬手抚顺有些翘起的金发,有些好笑的:“怎么,ちーちゃん原来是喝酒了会想要撒娇的吗?”
  
  “不,是在想很多事。”“可以说说吗?”“当然,又不是什么秘密。呐薰,”她眨眨眼,有些看不清那个人的脸。脑袋也开始晕乎乎的,但是她真的只喝了几杯酒而已。平时都不会喝的,但为什么今天的情绪如此高涨?
  
  “小时候的薰,其实很受欢迎。”“是吗?我是不清楚。”“对于自己在管弦队最前面跳舞也不记得了?”“千圣!”那个人的血液立刻上涌至面部,同时毫不迟疑地捂住她的嘴:“与那个有什么关系?请忘掉……”“啊呀,我以为你觉得那个很自豪,之前还会对别人说。说完又后悔到想哭吗?”酒精再次作用于亢奋起来的大脑,那人羞红的脸庞老实说像极了刚制成的葡萄酒,口感粗糙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对方露出快哭的表情,真是,相较自己,明显对方撒娇的段位更高。她忍不住发出得意洋洋的笑声,把委屈得翻过身不理她的笨蛋的头发揉乱,再来猛地扑过去将那个人压住,坏心眼地朝耳朵里吹气:“生气过头啦!很可爱哟,那样的かおちゃん,我喜欢~”“请忘掉。”可惜对方不买账,即使痒得直缩脖子也不肯抬头。“不,不忘。我忘了,就完全没有人记得以前的かおちゃん了。”要论固执,她不认为自己会输~正得意时,却听到了略显失落的声音:“……你,果然还是更喜欢以前的我吗,千圣?”
  
  对方终于愿意躺平,但表情却显得太过悲伤。她不能理解这太过突然的展开,也放弃了趴在对方身上,而是手撑在那个人脑袋两边,锁紧眉头注视着。那个人撑不住似的笑了,抬手轻揉她有些化不开的眉,声音低沉:“更喜欢以前的我吗,千圣?你潜意识的不希望我用‘千圣’来称呼你,为什么呢?如果演剧部的大家没去说服你,如果你的名气没有大到需要校长亲自拜托你,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想听现在的我说话呢?如果没有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想起‘かおちゃん’,那么我对于你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吗?”
  
  “你喜欢的是‘濑田薰’吗?”
  
  语无伦次。
  
  很久未见了,语无伦次的这个人。
  
  捧着珍宝,狂喜,又惶惑。
  
  啊啊,这还是她熟知的濑田薰。
  
  她眯着眼,把抚摸自己脸庞的手扔开,居高临下地打断对方的话:“你也喝酒了吗?薰?”
  
  “……家里可没有酒。”对方一副好学生模样,老师问什么就答什么。“那为什么说让人听不懂的话?”老师把脸贴过去,鼻子抵着鼻子。学生顿时慌张起来,委实不敢对上老师的视线,却又无处可逃:“我……我瞎说的……”
  
  “瞎说……的吗。看着我,薰。”她把这个名字念得尤为清晰,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像刚出巢的幼兽,不安地望着自己。她暗暗吸一口气,然后扑过去抱紧对方。
  
  “诶?诶?”被惊到发出怪叫,这不是自己在脑海里设想过的发展之一。薰可以感受到千圣非常用力地搂住自己的脖子,把自己压在身下,态度强硬让她无所适从。这样让她想起胆小怕事的自己,以前是那样被照顾,然后努力去改变了,可现在看起来又好像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被改变。自己依旧笨拙,依赖她,给她添麻烦。正莫名其妙的委屈着,千圣突然抬手关掉台灯。房间顿时伸手不见五指,然后她听到千圣开始很小声地说话。
  
  “你为什么要自怨自艾?我又是为什么在这里?薰?”“别再强调名字……是我说错了……”“又是说错了吗?回答我,你在担心什么?”顿了顿,又补充道:“实话实说,我不看你。”
  
  “我……”“还没有想好理由吗?”“绝对不是理由之类的东西!只是有些……”“那我先说,可以的吧。”她感受到千圣抽出右手,在她头顶上轻抚着。“小时候的你,怕鬼,胆小,偶尔还会出糗,但开始接触戏剧之后,渐渐很受欢迎了。那个时候没人会告诉你,不过我有听到很多。呐薰,只有你一个人受欢迎,如果哪天成长到不再需要我的地步,是不是就会忘记我了呢——这样想着,从那以后一直在努力。想成为合格的艺人,想成为和你对等的人,还是能让你依靠的人。然后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再次见到你,而你也真的那么被女生们喜欢着呢……”
  
  “完全没有那回事!”察觉抱着自己的手好像有勒紧的趋势,薰冷汗直冒的连连否认。“因为我认为名字背负着很多意义,所以你担心了那么久吗?但我知道,如果你一直都只是我身边的“かおちゃん”而不能成长为别人眼中的“濑田薰”,那绝对不是令人欣喜的事情。可我那时的确不想见你,你对我和其他人一样,说莫名其妙的话,以为那样受欢迎……是呢,她们都喜欢。但我不会。你说我在‘扮演白鹭千圣’,可你自己不也在‘扮演濑田薰’吗?我喜欢哟,濑田薰。不过是只会看着我,说喜欢我的濑田薰。这个要求很难吗?你能做到吗?”
  
  她感觉着千圣解放了左手,用手撑起上半身。逐渐适应黑暗的现在,她好像不仅能看到对方脸的轮廓,甚至还看得到闪烁的眼睛。一定是月光太亮,窗帘又没拉好的缘故。她胡思乱想着,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比较合适,一言蔽之最好还是躲在被子里不出来,防止太过耀眼的月光把自己过于红润的脸色向对方泄露了去。那个人在笑,自己肯定什么都没瞒住。要隐瞒什么?在一起太久,瞒得住什么?胡思乱想胡思乱想最后却也笑了起来,感慨的释然的,又万般无奈的。“千圣,”她低声呼唤这个名字,“为什么我们要考虑这种事情?为什么只会考虑,而从来没有说出来呢……”
  
  “因为你是笨蛋……我被你传染了而已……”千圣的声音低下去,手上也松了力气,身体顺应地心引力的召唤而落下,趴在薰身上。看样子是酒劲上来,终于斗不过沉重的睡意了。可即使如此,她的嘴唇依旧翕动着。即使听不见,薰依旧知道她在说什么。她抬起手搭在千圣的肩膀上,轻柔的动作带着怜爱的心情,并且雀跃着,甚至得意。躺平的千圣发出咕哝,准确无误地侧过身面向她。薰的嘴角翘得老高,但还是翻身下床,把不怀好意想要偷看的月光关在窗外。定是这一个星期都在下雨的缘故,今夜总算停了,乌云才终于依依不舍地将舞台让给月亮。薰又不觉得这月光讨厌了,大概是心情好,又或许是它有那么一点儿像极了现在的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