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狼达尔

感谢看了不才作品的你。

合同志到了!

我有被各位大佬的画与文starlight到www真的非常耀眼。

各位大佬接纳我混入其中真的感谢。

接纳我的各位读者也非常感谢。

能与人一起燃烧对恋光的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没有之一!

(期待购买了合同志的各位朋友的感想,无论喜欢还是批评都想听)

光的指向

*人生第一篇恋光终于产出来了,可以求夸奖吗?(不能
*今晚要跟lofter动我排版这个问题死磕到底(大概

  爱城华恋在坠落。
  
  她好像坠落了一百年,才摔在黯淡的浅滩里。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惨不忍睹,就连那顶活泼骄傲的小王冠也撑不住了,从头顶弹起,落在她心脏的位置。她却呆滞地瞪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做不到。大脑本能般不断回放神乐ひかり割断自己披肩绳子的过程,最后定格在神乐ひかり那令她迷失的微笑上。

  没人吭一声。看台上的五人惊呆了,天堂真矢和西条クロディーヌ微微弯着身子,手放在武器上警惕着神乐ひかり,只有长颈鹿满不在乎的声音响彻选拔场地。

  “你是胜者。”长颈鹿似乎很高兴,就连语调都攀上几阶楼梯,窜上比它更高的天空去了:“你可以拥有全员的闪耀。”

  神乐ひかり却低着头,左手握紧忽闪着光芒的匕首。她竭尽全力地低着头,甚至感受不到匕首带来的伤害。

  “我不要。”“是?”“我不需要她们的闪耀。尤其是爱城华恋的。”

  她抬起头,冰冷地直视充满压迫感的裁判,语气挑衅:“我是胜者,我有选择的权力,对吗?”

  “那么你就必须独自承担所有人的闪耀……是呢,你很清楚。如你所愿。”

  直击大脑深处的关门声响过,无论长颈鹿还是神乐ひかり都从高台上消失得干干净净。
  

  爱城华恋念叨了三个字音,然后惊醒。

  秋日的天空即将被点燃,清脆的鸟鸣先一步溜进爱城华恋的耳朵。抬手随意擦掉额上汗珠,看了一眼放在书桌上的闹钟。清晨五点,距离平常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她觉得自己状态很好,于是决定早起练习。室友露崎まひる还睡得很熟,爱城华恋便没打算叫醒她。小心翼翼地沿着床边绕过床走向门口,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立刻愣住了。

  明明两张床之间有这么大的空间,为什么自己要像害怕踩着什么似的蹑手蹑脚地走路啊。抓抓头发也想不出什么理由,爱城华恋决定把这当成自己睡迷糊无意中做出的举动。她又向身旁伸出手,但没有人牵住。

  “今天居然睡懒觉了吗,…… ちゃん?”爱城华恋撅起嘴巴看向那块空间,撒娇一样表达不满。

  “……诶?我这是……”在找谁?

  “华恋ちゃん……咦?你……自己起床了?而且还这么早?”也许是动静太大的缘故,露崎まひる醒了,同时声音在颤抖,眼看着眼泪就要爆发出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まひるちゃん。”爱城华恋瘪着嘴咀嚼那三个字音,摇摇头,亮出堪比天色的漂亮笑容:“今天休息日,午饭前要一起练习吗?まひるちゃん。”

  “啊,当然好。”虽然感觉到些许异样,但那个笑容一如既往,也就没什么值得追究了吧——况且能和爱城华恋一起早起练习,这令露崎まひる无比高兴。

  
  “今天的准备运动做得意外顺畅……”看着自然劈叉下去的爱城华恋,露崎まひる不知为何有些恍惚。

  独自练习的爱城华恋,却在考虑其他事情。

  听说水族馆最近与Mr.White合作,推出水生物款式的Mr.White玩偶,在水族馆外设置抓娃娃机。她如果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自己便瞒着她去把水母Mr.White带回来,作为礼物送给她,那时就能看到她喜悦染红脸庞的可爱模样了。

  做好计划的爱城华恋边训练边发出傻兮兮的笑声,专心致志的程度甚至让露崎まひる感觉自己不该叫她一起去吃午饭。

  午饭过后她向露崎まひる说明后便要离开学校,甚至忘记递交外出申请书。准备与花柳香子出门的石动双叶正巧抓住了她,盯着她写好申请书交给老师。石动双叶还拍拍她的肩膀,灿烂的笑容里带着几丝威胁:“可拜托准时回来啊,华恋。”

  “你们也一样嘛!放心放心,我也不想再体验那种惩罚!”她双手合十做了保证,下一秒长腿一迈,飞似的冲出了学校。

  石动双叶靠着墙壁发出漫长的惊叹,然后扭头问露崎まひる:“华恋犯过那么大的错,连那种惨绝人寰的惩罚都体验过了?”

  “……不……我没有那样的印象。”露崎まひる望着身影变成小黑点的爱城华恋,犹豫许久,摇晃着呆毛给出否定的答案。

  池袋sunshine水族馆外。

  售票处的工作人员今天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生物。并不是水生物,而是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女孩子从中午开始便一直在跟新设置的抓娃娃机较劲,特别引人注目。

  她旁若无人地在投币时发出志在必得的大吼,接着在失败时泄露幼犬般的哀嚎。一些人被她即兴表演似的举动吸引,又好奇她什么时候才会放弃或者说得到想要的东西,渐渐聚集在她周围。

  “不是这个……哇这个也不是!糟糕,袋子装满了!”预备用来装水母Mr.White的袋子塞了七个其他水生物Mr.White,而水母Mr.White依然躺在机器里面,隔着一层玻璃,黝黑大眼睛热情地呼唤她。她掏出剩余的零花钱看了看,分出搭乘新干线的部分,把眉毛挤成倒八字,在长长的呼吸后屏气凝神,投币晃动操纵杆一气呵成。炮弹般投下的爪子准确擒住目标,她竭尽全力发出吼叫,赌上全身力气将操纵杆往左压。机器无奈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异响,爪子松开时水母Mr.White在出口边缘弹了一下,终于还是掉了进去。

  爱城华恋正要欢呼,周围的呼声却比她更快地浪一般扑过来。她呆滞地接受人们的祝贺,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

  “水母Mr.White终于到手了!……ちゃん一定非常……”

  ……谁?

  仿佛突然失去声带,她与水母Mr.White对视着,尝试再次发出声音。

  “……ちゃん?”

  是谁?

  自己付出所有零花钱,付出整个下午的时间,费尽这一切也要得到的水母Mr.White,是要送给谁?

  “……ちゃん!”

  说不出名字,她清楚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宛如愚人节的恶作剧,绝对不会让她说出那个名字。

  失去目标的小狗垂头丧气地凭着本能在血红的夕阳下回到星光馆。看到露崎まひる时她还是扯动嘴角露出笑容,但从对方的表情来看,肯定没能好好笑出来吧。

  “华恋ちゃん……”“まひるちゃん,请把这个分给大家!”爱城华恋把装着另外七个Mr.White的袋子递出去,笑着打断露崎まひる的担忧。

  露崎まひる与她怀里的水母Mr.White对视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欲言又止的爱城华恋。

  “难得一见,まひるちゃん没有对华恋ちゃん死缠烂打。”放下做到一半的糕点,大场なな接过玩偶,半开玩笑地调侃。

  “是……呢、好像是。”露崎真昼低头思考自己的变化,还没琢磨出几个理由,大场なな温和的声音又传进她的耳朵:“要不要试试做点心?可以转换心情喔~”

  “……嗯,谢谢你,banana。”明白大场なな的担忧的露崎まひる,爽快地接受了她的建议。
  

  这边是水母,另一边是Mr.White。爱城华恋坐在它们对面,环视这个和Mr.White一样白的空间。在眼睛也要变成雪白之前收回来,沉默地注视着这两个小东西。

  有哪里不对劲。比如,一个坐在两个小东西中间向自己微笑的人,不知身在何方。

  并且无论如何自己都想不起她的长相。

  爱城华恋愤懑地低哼,吸引了两个小东西歪头看她。她转转眼睛接着往前一扑,语气激动:“你们应该知道……ちゃん的事情吧?”

  水母顿时停止飘动,Mr.White用毛茸茸的爪子捂住眼睛。爱城华恋把脸低下去,双手揉乱蓬松的棕发。这已经是最后的线索了,如果连它们都不知道,还有谁能告诉她那个人究竟是谁?

  手碰到硬物,东西落地时发出星星的脆响。她摸索着捡起来一看,是从小戴着的皇冠发饰。她看得正出神,水母和Mr.White却一下子来了精神,对着发饰手舞足蹈。爱城华恋惊愕地张大嘴巴,结结巴巴地问:“这是……那个人的?”

  得到的回应却是摇头。她不死心,继续猜道:“那……那个人送给我的?”

  Mr.White使劲儿前后晃动身体承认了猜测,这让爱城华恋终于有了点信心:“但是……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比如说闪闪发光的?”

  水母伸出四条触须,比成菱形。爱城华恋还在研究那是什么,恐龙就以嘹亮的咆哮打断她的思绪。她手脚并用爬起来关掉闹钟,然后低着头小小地叹气。

  露崎まひる似乎没睡够,迷迷糊糊地起不来。爱城华恋急得跳脚,匆匆嘱咐一声便直奔舞蹈室。更早到达的天堂真矢与西条クロディーヌ对早起的爱城华恋露出一瞬的惊讶,当爱城华恋疑惑地靠过去时镇定自若地回答“什么都没有”。天堂真矢的表情更像找到了有趣的玩具,柔和地说道:“早上好。”

  温和的表面下蠢动着自信的火焰,爱城华恋听得明白。她提起精神,让肺部充满早晨特有的清爽空气,再用最标准的发音方式将它们全部放出来:“早上好,天堂さん!”

  “我很期待你在选拔时的表现。”天堂真矢点点头,爱城华恋笑着应了来自学院首席的战书,才转身走到一旁开始练习。

  西条クロディーヌ被她的声音镇住,连她向自己打招呼都没及时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爱城华恋专注的背影,双手交叉警惕地嘀咕:“那个天天迟到的华恋……还真是变了不少啊。”

  “……还不够。有哪里不对劲。”天堂真矢摇摇头,“她有身为舞台少女的闪耀、激情,但缺少了……”

  “什么?”西条クロディーヌ不免好奇地追问道。“什么呢,或许是目标之类的存在吧。”天堂真矢眯起眼睛,模糊了出口的回答。

  转瞬间又换上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天堂真矢向西条クロディーヌ伸出手:“你肯定不想输给她吧?”

  “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天堂真矢。”西条クロディーヌ扬起下巴直视天堂真矢,骄傲地宣言。
  

  自主练习结束后,是文化课程的时间。一向拿课本没办法的爱城华恋在课堂上被水母Mr.White召唤而昏昏欲睡,挨了班主任樱木老师的责备,坐下时心虚地朝身后看了一眼。

  但她身后的位置并没有人。

  “好奇怪……”她盯着课本,忽略再次被老师责骂的可能性,百思不得其解地自语。

  谁?有谁坐在自己身后,走神时会轻声提醒自己,到底是谁?

  她忆起梦里得到的提示,在纸上画出菱形,期望能看出什么端倪,直到眼睛发酸流出眼泪。她不满地眨眨眼睛,再睁开时图案上聚集了许许多多紫色光点。

  她一时愣住了。赶紧闭上眼睛再睁开,紫色光点仍旧在图形上飘荡,甚至降落在她身上。她意识到这是关于那个人的线索,激动得一下子站起来放声大叫,然后被狠狠地敲了脑袋。

  “爱城,下课后到办公室来。”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师表情仿佛恶鬼,爱城华恋一缩脖子,没敢再吭声。

  “华恋,你今天怎么了?居然在课堂上大喊大叫。”星见纯那站在刚从办公室回来,蔫儿吧唧没缓过劲儿的爱城华恋桌边,换上班长的语气严肃质问。

  “那个……你们都没有看到吗?这些紫色的光点?”爱城华恋指着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紫色光点——没注意时光点也在增加,现在她身上已经满是紫光了。

  星见纯那扶正眼镜,认真端详许久,然后叹着气向大场なな求助:“なな呢?”

  大场なな歪着头发出“唔——”的沉吟,抱歉地笑了笑:“华恋ちゃん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要吃香蕉玛芬蛋糕吗?”

  一种期待破灭,但另一种猜测却瞬间填满内心。爱城华恋摇着头站起来,声音沉稳坚决:“不是的。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你等等,下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啊?”星见纯那急了,双手摁住爱城华恋的肩膀。

  “跟老师说我不舒服去保健室了,这个人情回来后一定还你,做什么都可以。”爱城华恋语速越来越快,猛地挣脱星见纯那的束缚,向教室外跑去。

  “喂!”“嘛嘛纯那ちゃん。”大场なな安抚着星见纯那,“现在这个有精神的华恋ちゃん,总比没精神的华恋ちゃん要好得多吧?”

  “……好吧,到时候可要让她3倍偿还。”星见纯那也只得承认,这个态度坚决的爱城华恋让人感觉很不同。

  而这个和以往不同的爱城华恋,狂奔在学院走廊上。

  她沿着光点画出的道路,义无反顾地扑向心中模糊身影的所在地。

  猛一个急刹车,她气喘吁吁地瞪着那堵不起眼的墙壁。所有的光点似乎都聚在这了,毫无疑问,答案就在墙壁后面。

  她在附近找到撬棍。所有的后果都可以忽略不计,所有的问题都请算在她头上。她现在只想知道,那道搅得她日夜不安的身影,究竟是谁。

  别说老师,甚至没有学生注意到她造成的异响。

  “到底是谁?喜欢Mr.White、清晨跟我早起练习,我上课不专心会提醒我的,到底是谁?”

  “我哭哭啼啼也会和我一起玩、照顾我、带我走进舞台世界,送给我皇冠发饰……不。是跟我交换了发饰对吗?这些事情真的存在吗?做了这些的人,都是你吗?

  “如果你给了我这些,为什么又要消失?”

  “既然要消失,为什么我还记得你?”

  “是因为你想要见我吗?我很想见你!”

  吼叫一声高过一声。爱城华恋眼里决绝的火焰,终于贯穿了哀嚎不断的厚实墙壁。

  “ひ……ひか……?ひかり……ちゃん?是ひかりちゃん?!ひかりちゃん!”

  她反复念着魂牵梦绕的人的名字。墙壁破开的瞬间,被夺走的记忆潮水般涌入她的大脑。她狂喜着泄露出小狗似的呜咽,眼泪带着小小的承诺落在阶梯上。

  “等我……ひかりちゃん。”

  她用身体撞开沉重的断绝之壁,扬起头,在紫光中使宣言回荡在阴影重重的地下选拔场。

  “我现在就去见你……并且带你回来!”
  

  

  “Starlight,美丽动人的闪耀星光。无数人为它趋之若鹜,只因向往它所拥有的‘Topstar’这一含义。遥不可及仅此一颗的星星有多么诱人……得到它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有多大。”

  “毕竟若想星星永远在那里闪耀需要很多能量啊。而星星诞生的过程,过程中产生的剧烈碰撞,美丽到足以颠覆世界的能量,正是我想看的。”

  长颈鹿的声音有些颤抖,尾巴摇摆,水花清亮。

  “不过还有谁比你更加有趣呢?选择背负所有人的闪耀,献出自己承担一切罪与罚,在此凝望彼端永远无法触及的耀眼星辰。究竟是什么使你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荣耀?”

  身着纯白连衣裙的少女站在长颈鹿身边凝视着她的命运之地,嘴角勾起的角度极其轻蔑:“长颈鹿,你有兴趣和我打赌吗?”

  “愿闻其详。”

  “华恋……爱城华恋会来的。”

  长颈鹿稍微倾斜了脖子,和脖子一样拖得长长的语气显露出思考的意味:“她确实闯入了原本与她无缘的世界……如果能展现这之上的不同我当然很欢迎。”

  “你似乎不太相信。实际上,你也从来不明白舞台少女到底是什么。舞台少女要做的,就是每日进化,就是挑战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世界。”

  “Starlight是我们的向往,但它从来都当不了我们的终点。”

  黑发少女抚摸着自己右边空无一物的发梢,站在迷惑了天地的星尘中绽放耀眼自信的微笑。

  “那个人可是爱城华恋。”

  孤身一人的国王握紧了她的筹码。

  “我的命运向来天真且傲慢。”

《starlight》,这里是华恋和光的风味。

华恋和光真正明白自己想要的星就是彼此。有彼此就能在这个舞台上闪耀,不再需要其他什么遥不可及又给自己徒增罪孽的星了。这是她们发现了的,也是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她们是“命运共同体”。是的,是“命运”。从《starlight》开始,明的暗的,都在告诉所有人华恋和光,克莱尔和芙洛拉,这之间的关系性。但与《starlight》不同的地方,就是华恋是规格外的存在。在日本召开的revue(星之庆典),光(克莱尔)来与华恋(芙洛拉)再次相遇了。为了取回光芒(记忆),光参加了revue(踏上取回记忆的旅途)。但问题是光不打算带华恋玩。如果华恋根本不在意那就没东西演了,事实上她不可能不在意,于是她中途闯入了revue。是啊,为什么是中途闯入。没有像《starlight》里芙洛拉一样一开始就知道,而是被光吸引着,被命运牵引着,被送到适合的位置。她原本是被遗忘,看不上眼的存在,但因为光的到来,她就找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贯穿动画全篇被反复强调的线索是什么?《starlight》。《starlight》说什么?两位主角翻山越岭想要得到天上的星星的故事。为了彼此,遵守约定,赴汤蹈火,直到最后犯下妄图得到不应得之物的罪。是的,两个人的故事。其他人,也就是女神们,都是提示。“当诅咒变为信仰,当逃避变为勇敢,当傲慢变为骄傲,星辰将其全部铭记,包括它们的闪耀。”我想这是获得星星的条件。“摘星是罪孽的宽恕,摘星是夜晚的奇迹。”摘星之塔是引诱贪婪之人前往的陷阱,为什么摘到天上的星星就能实现愿望呢?凭什么呢?妄图得到不应得之物是罪孽。那么什么才是该得到的,什么才能铸就奇迹呢?“若你能摘到小的星星,你将得到小的幸福;若你能摘到大的星星,你将得到大的财富。若两者都能摘到,你就能得到永恒的愿望。”取回失去的过去是小的幸福,不如放眼未来重新开始,共同谱写两个人更远更美好的未来。在这样的努力过程中,会积累比以前美妙的回忆。华恋从头到尾都在为了光跳进舞台,即使最后被光打败了依旧不屈不挠地返回舞台。像长颈鹿说的,这是她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她不会放弃。她的星星就在那里,为什么要放弃呢?为了得到最好的舞台,不管长颈鹿想看的,她自己想演的,一而再再而三重新燃烧自己返回舞台。她不希望光放弃,既然你还记得那个约定那就回来实现吧。两个人的约定,一个人无法实现。对华恋来说舞台是光,星星也是光。那么就要抓住,绝对不能失去,仅此而已。有了你我就能闪耀,光芒是共享的,能成为永恒的。而这,就是她俩的《starlight》。

约定空洞吗?约定,承诺,从来都是空洞的东西。为了实现这些空洞的存在去做的事,才实在、有力。收回指向星星的手转为与对方交握,就是行动的开始。

单从这两个人来说,这是非常美好、梦幻的感情。独一无二。

《starlight》和ed《fly me to the star》一样,谁来演都能演出她独特的风味。而我觉得这是恋光的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