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狼达尔

感谢看了不才作品的你。

10、气味

       外面太嘈杂,部室里又存在着无法忽视的奇怪淡香,让她突然很困。

  她从窗户看下去,不出意料,绘里被一大团后辈围着。有人问她要衣服扣子,更多的则是泪眼汪汪地问她第二颗扣子去哪了。她笑,笑绘里虽然别扭劲发作,但还是红着脸坦然承认“已经送人了”。而那些后辈竟然在一瞬间全部停止吵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下一秒,鬼哭狼嚎响彻整间学校。

  哎呀呀,居然说出来了。她好笑地看着不再回答任何问题、转身就逃的绘里,有些感慨。

  毕业这种事情,莫名其妙,好像和春天挺搭的。

  那阵好玩新奇劲一过去,她再次觉得瞌睡了,而气味还在弥漫着。

  部室里只有她一人,距离毕业典礼还久得很,也不再有许多事情要她去做。

  因为清闲所以松懈了?唔,这么说绝对很有问题吧……

  随意选了把椅子坐下,嫌弃直接趴桌子不舒服,想找东西来垫着,正好看到挂在椅背上的粉色针织毛衣。

  她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东西真是再熟悉不过。它的主人不知为何把它丢在了部室,但是管它呢,主人会来找的。

  于是她大咧咧地把它拿到面前,叠好,双手抱着趴在上面睡。头陷下去的那一刻,整个人被清淡的洗衣粉味包了起来,再仔细嗅嗅又发掘出草莓的甜腻香气。意识逐渐模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多么像个变态。

  好像是这个呢……

  

  有人偷偷摸摸开了门。

  闪身进屋,反手小心翼翼地让锁舌与锁孔契合,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再稍微退后一点,抬起手边的座椅,退后两步,让椅子脚与地面轻轻相碰,再缓缓坐下去。

  外面依旧嘈杂,但相较之前已经安静了很多。作为焦点的绘里溜进学生会室没人找得到,能得到瞩目的毕业生也没几个。还有十分钟典礼就要开始,空闲的人也不多。

  “偷了好久的懒啊……你。喂,起床。”她放大音量叫着,随手戳对方的脸。不过那人并没有顺她的意清醒,而是把脸向衣服拱了拱,直到变成整张脸朝下的姿势才消停。

  “你倒是睡得舒服……话说,为什么拿我的衣服垫着啊。”见对方半天不醒,只好抓着她的肩膀不停摇晃:“希!给我醒醒!毕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唔诶……”那人下意识发出了模糊不清的抱怨,半睁眼睛直视着前方……没错,虽然前方就是她,但是她知道这个笨蛋没清醒过来的时候即使面前有人,脑子也转不过来是谁。为了赶时间她只好试着丢出一颗重磅炸弹:“你睡就睡,干嘛抱我的衣服睡?”

  “……诶?にこっち?!”眼睛多转几圈后恢复了神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调惊呼着,又着急想解释,音调立刻变得奇妙起来:“没有东西垫着手臂会压麻的……”“行啦行啦,衣服给我,赶紧去礼堂。毕业典礼还迟到实在太可笑了。”“……好。”

  那人从她手上接过衣服,手脚麻利穿好。她看着她,安静等待,却突然间又嗅到对方衣服上那股香气。脑袋一阵恍惚,她觉得自己又开始打瞌睡了。

  “好香……”“什么?”“啊不,没什么!”“你今天,很奇怪啊……”小个子抱怨地看着她。

  ……这绝对不是咱的错。

  

  “穗乃果身上有很好闻的气味~”身上冒出花的绘里笑得一脸荡漾。“会让人很想睡觉呢。”

  “啊,说不定就是这个。”希把右手握成拳,砸在左手掌心里。“嗯?很安心是吧~”绘里隐约觉得,她俩似乎达成了什么好玩的共识~


9、架空世界观

       五颜六色花的海洋里,正中间建了个漂亮的白色小凉亭。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子坐在白玉石的凳子上,双手捉住面前穿着红蓝色侍卫制服的小侍卫不放,眼睛也早已锁定了她。

  “上!”

  “下。”

  “左!”

  “右。”

  “龙好一点还是外星人好一点?”女孩子兴致勃勃地问。小侍卫沉默半晌,慢吞吞地反问:“……外星人是什么。”

  女孩子并未回答,而是接着抛出一个要求:“跟咱去找外星人吧!”

  “你不能去找,我不能跟你去找。”小侍卫依旧不看她,优雅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把龙杀死也不行吧!”

  “龙如果被谁杀死了,你大概可以早点被谁带走?”小侍卫夸张地吐出一口气,“那我也可以清闲些。”

  “你是咱的侍卫哦?”女孩子双手抱胸,顿时傲气十足。

  “你可以让我做升官做骑士长的话,我考虑跟你走。”小侍卫眼里露出狡黠的光芒,换来女孩子感慨的一句“真势利呀。”


  “是那个啊。”

  “啊?哎……你怎么过来了。”女孩子抬头看向踮起脚尖,同样把耳朵贴在门上的小侍卫。

  “你可是公主。这样没形象地靠在门上,瞎子都看得见。我来提醒一下你,不然会被奶妈骂。”小侍卫白了她一眼。

  “你是瞎子?”公主笑眯眯地。

  “你是笨蛋。”小侍卫不看她。

  “或许是呢?”公主又揪着她的袖子不放了。

  “那个人聪明就可以了。”小侍卫随意甩甩手,当然并不足以驱赶讨厌的蚊虫。

  “那个人是谁?”公主不依不饶。

  小侍卫终于看向她了。琢磨过的红宝石似的瞳孔仍旧一言不发。

  “十有八九是门里那位了。你很清楚吧。”

  顿了顿,补充道:“是那位很好吧?聪明可爱又帅气。”

  公主耀眼的紫罗兰色眼眸静静地,随着她一起沉默。

  “你,也很聪明啊。”


  五颜六色的花的海洋中,最正中有个漂亮的白色小凉亭。身着白色长裙的公主坐在不见变化的白玉石凳子上,双手捉住眼前穿着红蓝色侍卫制服的侍卫不放,眼珠追逐空中飞鸟。

  “咱喜欢去找龙。”公主嘀咕着。

  “还有外星人?”侍卫瞥了她一眼。

  “你终于认同啦?”公主发出小小的欢呼声。

  侍卫皱起眉毛,移开视线:“我认不认同,都等于零啊?”

  “把零变成一如何?”

  “……什么?”

  公主笑着,胜券在握地笑着:“你想和咱去找龙的。”


  “这样子,你满意了?”侍卫把灰色长袍穿在身上。

  “你也觉得不错吧?”摩挲着粗糙布料,公主露出前所未有的稚气笑容。

  看着这样的公主,侍卫越发头痛:“……被找到,我可是会死的。”

  “不会不会~把帽子戴起来。我叫你牵的马呢?”

  “在这里。上来吧。”


  “这是不是比当骑士长好玩儿多了!”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公主稳健地骑在马上,好动摇晃着,对身后的侍卫喊道。

  “……谁知道呢。”侍卫催马赶上去,在旁护着一刻也停不住的公主。

  “至少现在,你可是国王了~”公主趁机握住小侍卫的手。

  “……那你呢?”红宝石还是沉默,手却回握了。

  公主继续摇晃身体,唱起调子奇怪的歌谣:“咱是找龙的勇士~”

  “呵……勇士大人找龙干嘛呢?”

  “这个嘛~”


8、Big hug

  “一米距离。”にこ刷地一下,左手向前伸出,右手持书挡在胸前,小兔子一样警惕着希。

  希无声动动嘴巴,にこ立刻把眉毛挑得老高问她说了什么。希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太远了,教学无法继续。你看你都听不见咱说话了。”

  “一米而已!给我正常说话!”にこ双手捂着耳朵向后退,仍仔细观察希的一举一动。

  “绘里ち……”“别看我,我帮不了你。”绘里低下头举起手,制止希可怜巴巴的求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最初的目的只是给にこ补习数学而已。

  但在希“做不出来就袭胸哟~”的政策下,原本好好的学习氛围瞬间被蒙上一层了不得的阴影。

  绘里想一走了之,但にこ不放她走,把她当救星一样看着;或者把希赶走自己教にこ,然后未来一周被希抱怨。无论哪边都很麻烦,果然还是由自己去帮穗乃果整理学生会的事情,让海未来监视这两个人比较妥当。能管教这对欢喜冤家的大概也只有海未了吧。

  “好了,你们消停点。”にこ第20次发出被袭击前的惨叫时,绘里果断把希摁回椅子上:“不要再闹了希,我不想待会儿练习迟到。”

  希马上把嘴翘得老高:“不给にこっち一点刺激她可拿不出学习效果。”“你到底对にこ有什么误解!”にこ极度恼怒地拍桌子跳起来,竭尽全力控诉,绘里忙不迭捂住颤抖的大脑:“好了!做不出来的话就要多加几题,做完才可以去练习。而且要因为没有及时补习完毕向大家道歉。这样可以吗?”

  她话音未落,にこ就把头点得像上了发条的玩具,看得她又要头晕。2对1的投票结果摆在眼前,希很不乐意地把脸颊鼓起来,然而还是在绘里满含警告的注视下屈服了。之后全程异常安静地双手抱胸,背靠坐椅,看绘里给にこ补习。

  にこ自然乐得她安静,绘里虽然觉得有些异样,但有需要解决当务之急,顾不上理她。

  

  勉强在约定好的练习时间前做完了,虽然问题还不少,考虑到距离学期中测试还有一段时间,绘里决定今天先放过脑袋正在冒烟的にこ。希这时终于睡醒了似的,对打算呼唤她们一起离开的绘里说道:“绘里ち先过去,咱有事想对にこっち说。”

  “我没有意见……”绘里苦笑着指了指立刻手脚并用抱紧她的にこ,希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にこ拽下来。绘里双手合十向にこ露出稍显抱歉的笑容,没再放过这个可以远离暴风圈的机会。

  “你如果乱来我就不理你了啊……喂,突然冲过来很危险……抱我干什么!”小心翼翼防范着的にこ顿时难为情起来。

  “……都是にこっち的错。”“哈?我做了什么吗?”にこ大声回应希微不可闻的抱怨,希却把脸贴着她的肩膀,完全不回答,反过来把自身重量交给这具娇小的身躯。

  にこ踉跄着退了两步,手一边拍希的脑袋,一边思考为什么今天自己各种担惊受怕累死累活到了现在还必须安抚这个大孩子。叹着气,又不自觉地放松身体和精神。

  如果每次想要身体接触的表现都能像现在一样温柔,也不至于闹成那样啊。

  还被绘里看笑话。


7、两个人的早餐

*接上一篇


       如果是假日,就不会有早晨,同样不会有早餐。

  可惜今天是一个周五的早晨。更不巧的是,希有课。

  于是她咕哝着顺从闹钟不留情的指挥爬起来,闭着眼摸索到にこ的头,然后使劲摇晃。

  “……希!”にこ很快给出了反馈,虽然是饱含愤怒的反馈:“我没有课,昨晚不是跟你说了吗?为什么吵醒我!还摇我的头!”

  “和咱一起做早餐。”希用脑袋顶着にこ的肚子要求道,柔软的触感让她马上就要这样回到梦乡。

  但枕头可不这么想。她利索地向旁边翻身,希的脑袋受引力控制陷入软软床垫。希似乎并不在意枕头离开,反而找到了更舒适的位置,开始发出小小的鼾声。にこ顿时头疼起来,这个人昨天对她抱怨了半个晚上老师的严格程度,今天竟然还能满不在乎地睡回笼觉。にこ再朝旁边挪了挪,脚往下伸碰着了拖鞋。没有多考虑,捏着毫无防备的鼻子作为报复,无视希的挣扎命令道:“去洗脸刷牙,我来做早饭。和你一起吃行了吧,小心迟到啊。”

  “唔唔……起来了起来了……”希揉揉发红的鼻子,怕冷地缩成一个球,慢吞吞地换衣服。房间明明很暖。にこ熟练地翻了个白眼,决定先去做饭。来到厨房看看被食物填满的冰箱,哈欠停不下来的にこ觉得自己没心情给那个笨蛋做多么丰盛的早餐。嘴巴抱怨着,手上却开始了严谨的工作。洗漱完毕的希寻着香气钻进厨房,正好にこ端出最后一碗汤,催促她快点吃。目送にこ去洗脸刷牙,希慢条斯理地开始梳头发。直到にこ回来她才把两条辫子绑得整整齐齐,满足于担忧她迟到的にこ,直到对方坐下后,她才端起碗来:“にこっち像老妈一样~”“不要把偶像叫做老妈啊!真迟到了我可不会管你哦!汤也要冷了真是的……” 

  “可以一起吃早餐感觉很开心啊~”“真累,我居然需要在这里住一个月。”“诶!那每天都可以吃到にこっち的料理~”“你休想偷懒,给我轮流。”“速食面也可以的话~……啊。”

  两个人久违的早餐时间,在にこ严厉的说教中很快过去了。


6、年前惊喜

       在教导主持大型祭典的实践课上,她接到了电话。

  先被手机震动吓了一跳,然后趁着导师说得如痴如醉时赶紧掏出来看一眼。

  是にこ。她默念一句抱歉,将手机丢回口袋,任由它震到自己停下。

  站在前方的女同学查觉到动静,转头过来刚好看到她把手机放回去,调笑道:“不需要接?我可以帮你挡着喔~”

  “不要啦。”她苦笑道,“在这位老师的课上接电话,咱可不敢做第一人。”

  “说得也是。”那人先是皱皱眉头,接着摆出终于忍不下去的表情,索性完全转过身来面对她,稍微蹲下些让更前面些的人把自己挡严实,才兴致勃勃地问:“呐呐,是谁呢?可以说吗,男朋友吗?”

  “诶?什么……”“希ちゃん有男朋友吗?还是家人?喔,肯定是男朋友吧~”

  “不、等等,是家人啦!不快点转回去会被老师发现哟!”她笑眯眯地警告着,直到对方失落地转回去后紧张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居然产生了一种被凛逼问、不堪招架的错觉,果然不擅长对付这样天然的孩子呢。


  家人,没错。

  非要说的话,实际上是女朋友喔?

  当然不会对别人说就是了。


  下课后已到放学时间,她给にこ回了电话。将近几个月没见,想不到对方能稳定保持不咸不淡的态度。虽然知道那个人一向如此,但不得不承认,她更想从那人嘴里听到些好话了。

  “什么时候放学回家?”通话到了末尾,にこ这样问道。

  “诶?……现在回去。”她下意识地看表。虽然时间还早,不过她既没有加入社团,更没有逛街的想法,自然要回家。

  “……那就好。”对方似乎有些慌乱,再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什么……”到底在忙什么?连再见也来不及说,太反常了。

  带着半肚子不满磨磨蹭蹭回到居所时,深橘色的太阳只剩下个脑袋顶还在地平线之上。再一低头,看到自家门里竟然透出了橘黄色的柔和光芒。

  ……小偷?还是自己忘记关灯?

  她试着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这小偷开了电视。

  还在用茶杯喝东西……

  现在的小偷可真厉害……正思索着叫警察吧,门突然开了,让她差点没扑在地上。说“差点没”是因为,有双善解人意的手扶住了她。

  “你这个样子才像小偷。”“にこっち……”善解人意的小偷,不。是にこ,面无表情地望着目瞪口呆的她。

  面无表情的人放开她的手,再微微侧身让她进去,抱怨道:“‘正在回家?’比我估计的晚很多啊。很远吗?”

  “是‘准备’回家……”她急促地脱鞋,辩解,在脑子跟上动作后赶紧开口:“你怎么……”“我有钥匙,上次拿的。你是忘了才以为进小偷吧?”

  那人截过她的话,语调悠闲。她一时语塞,看着にこ进厨房的背影,嘀咕:“那依旧有可能是贼啊……”

  虽然她确实忘了。这人那天走后突然折返回来问她要备用钥匙。虽然有对她说,但原谅她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人是にこ,别的什么都忘了吧。

  “你在做什么?”她疑惑地跟进去,被案台上放置的东西吓到了。

  “备用钥匙不见了都没发现,哪天丢了钥匙……别杵这,帮忙啊?要不是你说正在回来了,にこ我才不用那么匆忙地准备呢。”

  她侧过身子让にこ把盘子端出去,傻傻道:“所以……你挂电话是为了准备晚餐?不对,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嘛!明明还是学期中?”她终于想起来自己该问什么了。

  “这个?”对方做出认真思考的模样,给出的答案却模棱两可:“唔,有事?你只要这样想就可以了。”“疑问句?你逃课的话?”

  “什么啊!”那人不高兴地叫起来,“我怎么会逃课呢!因为学习任务到这边来,结果住的地方不够,我说有朋友在这边,就过来了。”虽然很像借口不过看到那个人熟悉的得意笑容,似乎也不太值得挖苦了:“这不是很好吗?还有看这个,‘东条希限定的年前惊喜’喔~”

  “……にこっち变得油嘴滑舌,还真是让人疲于应付。”她看着不知何时被放置在阳台上的烤肉架,坏笑着用胳膊肘撞撞にこ。

  “你别太得意了……”にこ一脸别扭地率先走过去,但她仍是敏锐地注意到那窜红的耳朵尖。啊啊,这才是她知道的にこっち,才是她好欺负的にこっち!兴致勃勃地跟过去坐着等肉吃,那人熟练地摆弄肉串,嘀咕:“妈妈说,觉得你跨年时一个人待着没意思,如果有空的话,那天想叫你过去。”

  顿了顿,一本正经地补充:“こころ他们也想和你一起玩。”

  “にこっち不希望咱去吗~?”“喔,第一串。”“咱的咱的!”


5、双向暗恋

       にこ接受穗乃果她们的时候,希正忙着整理学生会的文件。

  她听到黑发小个子傲气十足的教训,听到红发一年级生跨越礼仪的反驳。

  “那边的丹凤眼!你真的有学习能力这种东西吗?如此简单一个动作怎么都做不好啊。”“谁、到底谁会喜欢做这种动作啊!不是,少小瞧我!”

  希在窗前站定,看了一眼放晴的天空,接着朝天台的方向望去。  

  绘里注意到希没在工作,但也没有责怪她。而是绕过桌子站到她身旁,耳朵听着那群人嬉闹的声音,眼睛则偏移一些,偷看着希。 

  希根本没注意到似的,放柔了表情,嘴角微微上挑。声音被刻意压低些,却又轻飘飘的。

  “にこっち。” 

  满溢的感怀和喜悦。

  ——啊,是这个。绘里嘀咕。

  每当谈论到にこ,或者别人提起にこ,希总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にこ终于有接纳她、陪伴她的一群人。”绘里很随意地开口,“高兴吗?”

  “那当然呀。不过还不够。”“还不够?”“人是很贪心的嘛。”希向她露出微笑:“真正必须实现的未来,要走到那一步才可以哟。”

  绘里夸张地长长叹气:“你也太操心她们的事情了。”

  “那种事情……”希一愣神,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绘里ち……没有那种事情。这是,私欲呐。”希呢喃着,摇摇头,回到文件堆前。

  绘里没怎么能听清希的声音,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放学时间正在逼近。  

  

  “以后这间部室,就不再独属于咱和にこっち了呢。”希把科幻杂志摊开摆在桌面上,保持一贯温柔浅笑,注视向来把背影留给她的にこ。

  “太吵了,那群家伙。”にこ烦躁地拍键盘,删除长长一段话。“虽然根本比不上你一个。”

  “多谢夸——”“没在夸你。”被熟悉的眼神瞪了,希反而笑得更加开心。にこ将眉毛挤出深沟壑,毫不客气地指责:“你们两个实在太麻烦了。”

  “两个?”“穗乃果说了,今天下午要去找绘里谈。”にこ再次背对着她:“你也一起。”

  希挠着头顶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咱也没说不去……”“我是说。”にこ不耐烦地拍桌子,又回过头去与她对视:“你也加入我们。”

  希望着にこ很久,にこ没有逃避她的目光。

  “にこっち不是觉得咱很烦吗?”问出来了。希心虚地想着,分神看到にこ走到面前,敲了敲自己的头。

  “学园偶像很棒是吧?不想让它消失是吧?那就给我加入。不然我就解散它。”

  “别装出一副躲在幕后很开心的样子。”にこ低下头,蹙眉瞪她。

  “……你以为咱没打算加入你们?”她捉住にこ的手,毫无预兆狡黠地笑起来。

  にこ瞪大眼睛看她,好半天才捏着嗓子叫起来:“……你骗我?!”“咱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停不下来的说了一大堆~”希笑得越发得意,看着にこ的脸爆红,两条辫子彰显着主人的心情炸起来,然后一口气迸发恼羞成怒的吼叫。

  “你……你还是别加入、离我远一点吧!”“にこっち~前后矛盾了啦~”

  希从后面抱住慌慌张张想跑开的にこ,脸紧贴纤细的脊背。心脏的躁动仿佛传递过去了,越发嚣张,不是能叫停的程度。手心的汗轻易被にこ温暖的毛衣吸收,仿佛它们从未存在过。にこ颇不自在地小声抱怨,她也统统视而不见。

  “谢谢你,邀请咱。名正言顺和……大家一起待在这里,是咱做梦都在想着的事情呢。”

  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抓紧了にこ的衣服。

  にこ则沉默着,沉默着接受背上的重量。

  她沉默地,把手按在胸口处,缓缓下压。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何等理所应当。


4、穿错衣服了

       “今晚我家妈妈在家。”にこ低头转着笔,突然丢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希环视整个部室,的确只有她俩。二年级在开会,一年级说要出去玩,也很早便离开;绘里则……

  “有听见吗?”红眼睛透过黑头发注视她。“咱?”“还有第三个人?にこ没看到。”红眼睛转了一圈,希倒是来了兴致:“这可说不好哟……”声音突然卡了壳,她觉得にこ不是要听这个。

  にこ把眉头聚拢成“川”字,继续努力提示:“你总是一个人在家不会没意思?”“诶?习惯了……”看着にこ快要拍着桌子跳起来,她下意识抛出一句话:“にこっち想来我家吗?”

  “……既然你这样说了。”小个子做出无奈的表情哼哼。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人想去她家。

  得出这个结论的希有些凌乱,暗暗吐槽にこ还真是越来越喜欢随着性子做事了。希感慨地偷看面无表情,但实际上心情应该不错的にこ。

  也不反思一下谁最喜欢随着性子做事。


  聊着大家的事情,顺便又说到上次演唱会的双人组合曲。希笑にこ和真姬的组合曲根本就是在调情并非吵架,每次都让她在后台笑得肚子痛。にこ瞥了她一眼,在她之前抢走最后一片烤肉,边嚼边含糊不清地念叨:“每个人的理解那肯定不一样呢。对了,你和绘里练习的时候必须告诉我喔?”

  “……偏不。”“喂!”“为了演出咱必须和绘里ち好,好,练,习啊。”希故意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挑衅地与她对视。

  “……啊忘记说了,我手边还有一盘肉。”“噫?!”にこ满意于希双眼发光,嘴角得意到要上了天。“要吃嘛?”“当然!”“那和绘里练习的时候告诉我。”“希大队长遵命!好了にこ司令快点!”

  にこ笑得眯起眼睛,很得意。


  洗澡的时候太过舒服,脑袋晕乎乎随便套了件衣服。先洗完的希拿着牛奶从厨房出来,看到她后竟愣在原地。

  “怎么?”にこ一挑眉。“那个是……咱的衣服。”希捂着嘴强忍笑意,伸手指了指。

  下意识低头看了套在自己身上、大了几号的衣服,にこ跺着脚走到她面前,气呼呼地按住她的肩膀,用力把她转了一圈,红着脸大叫:“没办法啊!校服必须洗喔?にこ没有带换用的衣服喔?我也要牛奶!”

  “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了咱知道了别推别推~”


3、误打误撞的情侣装

       “嘿嘿嘿……”“……我说你。”“噢噢噢!にこちゃん和希ちゃん的衣服款式是一样的诶!”换好练习服的穗乃果大呼小叫地跳来跳去。

  “还真是喵~一定是故意的喵。”凛!如果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闭嘴好不好!にこ挂着一脸黑线背过身去整理自己的东西,默默把凛的天然黑等级拔高。

  绘里沉默地左瞧瞧右看看,然后朝着にこ语调沉重:“にこ啊……我的亲友就这样被你拐走了……倒不如说你没问题吗……”“闭嘴,当然有,不就是款式一样的衣服而已吗?大家还天天穿一样的校服和演出服喔?都给我去准备练习!”“噫!にこちゃん变得和海未ちゃん一样了!”穗乃果边跑边叫,惹得海未追着她抱怨。有点儿吃瘪的绘里也只好顺着她的意离开。大伙儿都出去之后,にこ气恼得跳起老高:“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咱、就是去买了件衣服啊……”希把手向下压,示意她小声点。“你给我把衣服给我换成别的。”“诶~”“にこ才不要和你穿一样的衣服啊!”“にこっち不要跳了啊……你这样做太欲盖弥彰了,反而被发现怎么办?”“你给我把衣服换掉才是重点!”


  “你说她们对我们坦诚布公的几率有多大?”一大群人,特别是这群人还是μ's的成员,叠罗汉似的围在偶像研究部外偷听,难免吸引很多学生好奇围观。不过当事人们并不在意,真姬还非常有兴致地询问着绘里的想法。

  绘里把自己整个贴在门上,小声回答:“几率就和海未会对ことり说‘我爱你’一样。”说完还得意洋洋地看了真姬一眼。“打赌吗?”

  “……不了。”真姬高深莫测地回答。


2、平日相处模式

       身边的鼠标在滴滴哒哒响,她在用脸滚桌。

  滴哒声频率加快,她侧着脸使劲儿吹挡在眼前的头发。

  再然后是鼠标被拍在桌上的声音,她连忙坐直身体。

  “你无事可做了吗?”这人正常的声音果然比为形象而发出的尖锐音调好听得多。

  “咱正在做重要的事情啦……”她苦笑着,小声并迅速地补充:“陪着容易因为寂寞而死掉的兔子。”

  接着兔子甩过来一记凌厉的眼刀。

  “那位会长大人让你来的?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这么拐弯抹角。”

  声音里带上了不自觉的恼怒。希大声地长长地重重地叹气,第无数次解释:“都说是咱自己想来的……绘里ち一点都不知道……大概?”

  自己离开过久,而绘里又需要自己的时候,就会察觉人不见了吧。

  “学生会比我这里还要清闲啊。”にこ没有转头的意思。

  希一下子趴在桌上摆出濒死状:“很忙的!咱已经快累死了……”“看不出来啊。”にこ使劲儿滚动滑轮。“是呢,咱要顶着绘里ち的压力来找你呐……”“にこ没拜托你来。”

  那人终于从椅子上站起身,快步走到她身边,弯腰,狠狠瞪着她:“从一开始就是你要闯进来。にこ没兴趣和学生会扯上关系,总之这里不够人,解散也可以,但是没什么。我会一直朝着学园偶像努力,光凭你们别想让我屈服。”

    或许是将攒了许久的不满一口气发泄完毕,那人再次将距离拉开,补充道:“你是觉得好玩?那也玩够了吧。不要让会长大人又动用广播惊动整个学校来找你……”

 “にこっち也一样不喜欢听人说话。”“什么意思?”“咱希望这个地方一直存在。”希抓抓脑袋,认真道:“咱觉得学园偶像很棒喔?所以不想让这里解散。”

 “……这里有什么值得你……”“这个不重要嘛,你只要知道咱真的这么想就够了。是说,咱发现了可爱的孩子想当学园偶像~”

  

  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多久,にこ记不清楚。

  但是难熬的时间里有那个人强行赖在身旁,自己竟然真的坚持下来了。

  感谢的话语?不,那个没有必要,也绝对不想说给她听。


1、第一次相遇

       那潮湿的气味只要她动动鼻子,就会回忆起来。

  但实际上,“潮湿的气味”仅代表高二下学期里一个普通的雨天。

  高二上学期被某金发无赖强行介绍去学生会,老师们自然非常欢迎,并且顺便解散了她的“超常现象研究部”,理由是人数不足。

  这她当然知道!她有在努力招社员喔?虽然很遗憾,没有人加入。

  明明只要提出“恋爱占卜”就会聚在她身边的!真是不够意思的女孩子们。

  总而言之,她只能屈服了。并且到高二下学期时,她已经成为老练的学生会副会长,并发现利用职务之便能做的事。

  比如,在提案里加入“文化祭时,大家扮成外星人来活跃气氛吧!”之流。

  如果没有被无赖会长发现,这肯定可以成为音乃木坂文化祭历史上一道传奇的风景。

  

  高二下学期某一天,雨淅淅沥沥从中午就开始落着。学生会难得不用加班,绘里看起来兴致很高,便问她要不要去吃芭菲。虽然正下着雨,但她并不想败坏这份好心情,便顺着道:“那就去吧。”

  或许是很久没有准时放学的缘故,她兴致勃勃地观察着离校的学生,偶尔模样认真地应承绘里对巧克力的喜爱。这让绘里有些无语:“希……你又不是被关起来好几个月没上过街,矜持点……”

  她嘿嘿的笑,打算回些什么时,甜美却略显尖锐的声音闯入她的耳朵:“请看一下吧!这里是偶像研究部!”

  “那个人……”“偶像研究部的部长。那个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又在招募社员啊。”绘里嘴角一撇,耷拉下的眼皮让瞳孔看起来变成了深蓝色。让希不知为何,感受到对方正在散发一种微妙的不满。

  “绘里ち……”“走吧,不然店要关门了。”绘里赌气似的率先朝学校大门走去。

  ……那么早关门的店,要不要做生意的?她知道绘里会等她,于是她选择多看看一只手夹着传单并艰难撑伞,另一只手则不停递出传单的黑发小个子。

  仔细又不留痕迹地看了看那人认真而坚决的眼瞳。

  此后每当去找黑发红瞳的小个子时,她觉得鼻子嗅到的,都是那天雨里潮湿的气味。

  你是要失礼到什么地步才满意啊,副会长大人。

  对方会这么抱怨很正常,她也乐意接受。毕竟那个“第一次相遇”,可是属于她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