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狼达尔

感谢看了不才作品的你。

10、气味

       外面太嘈杂,部室里又存在着无法忽视的奇怪淡香,让她突然很困。

  她从窗户看下去,不出意料,绘里被一大团后辈围着。有人问她要衣服扣子,更多的则是泪眼汪汪地问她第二颗扣子去哪了。她笑,笑绘里虽然别扭劲发作,但还是红着脸坦然承认“已经送人了”。而那些后辈竟然在一瞬间全部停止吵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下一秒,鬼哭狼嚎响彻整间学校。

  哎呀呀,居然说出来了。她好笑地看着不再回答任何问题、转身就逃的绘里,有些感慨。

  毕业这种事情,莫名其妙,好像和春天挺搭的。

  那阵好玩新奇劲一过去,她再次觉得瞌睡了,而气味还在弥漫着。

  部室里只有她一人,距离毕业典礼还久得很,也不再有许多事情要她去做。

  因为清闲所以松懈了?唔,这么说绝对很有问题吧……

  随意选了把椅子坐下,嫌弃直接趴桌子不舒服,想找东西来垫着,正好看到挂在椅背上的粉色针织毛衣。

  她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东西真是再熟悉不过。它的主人不知为何把它丢在了部室,但是管它呢,主人会来找的。

  于是她大咧咧地把它拿到面前,叠好,双手抱着趴在上面睡。头陷下去的那一刻,整个人被清淡的洗衣粉味包了起来,再仔细嗅嗅又发掘出草莓的甜腻香气。意识逐渐模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多么像个变态。

  好像是这个呢……

  

  有人偷偷摸摸开了门。

  闪身进屋,反手小心翼翼地让锁舌与锁孔契合,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再稍微退后一点,抬起手边的座椅,退后两步,让椅子脚与地面轻轻相碰,再缓缓坐下去。

  外面依旧嘈杂,但相较之前已经安静了很多。作为焦点的绘里溜进学生会室没人找得到,能得到瞩目的毕业生也没几个。还有十分钟典礼就要开始,空闲的人也不多。

  “偷了好久的懒啊……你。喂,起床。”她放大音量叫着,随手戳对方的脸。不过那人并没有顺她的意清醒,而是把脸向衣服拱了拱,直到变成整张脸朝下的姿势才消停。

  “你倒是睡得舒服……话说,为什么拿我的衣服垫着啊。”见对方半天不醒,只好抓着她的肩膀不停摇晃:“希!给我醒醒!毕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唔诶……”那人下意识发出了模糊不清的抱怨,半睁眼睛直视着前方……没错,虽然前方就是她,但是她知道这个笨蛋没清醒过来的时候即使面前有人,脑子也转不过来是谁。为了赶时间她只好试着丢出一颗重磅炸弹:“你睡就睡,干嘛抱我的衣服睡?”

  “……诶?にこっち?!”眼睛多转几圈后恢复了神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调惊呼着,又着急想解释,音调立刻变得奇妙起来:“没有东西垫着手臂会压麻的……”“行啦行啦,衣服给我,赶紧去礼堂。毕业典礼还迟到实在太可笑了。”“……好。”

  那人从她手上接过衣服,手脚麻利穿好。她看着她,安静等待,却突然间又嗅到对方衣服上那股香气。脑袋一阵恍惚,她觉得自己又开始打瞌睡了。

  “好香……”“什么?”“啊不,没什么!”“你今天,很奇怪啊……”小个子抱怨地看着她。

  ……这绝对不是咱的错。

  

  “穗乃果身上有很好闻的气味~”身上冒出花的绘里笑得一脸荡漾。“会让人很想睡觉呢。”

  “啊,说不定就是这个。”希把右手握成拳,砸在左手掌心里。“嗯?很安心是吧~”绘里隐约觉得,她俩似乎达成了什么好玩的共识~


评论

热度(2)